当前位置:首页>车市快讯>高端访谈>拜腾CEO:不与蔚来比较 不做第一但做最好

拜腾CEO:不与蔚来比较 不做第一但做最好

收藏 评论 编辑:王心语 来源:36氪 时间:2018-06-15 11:00:32

  [第一车市 新闻]拜腾拿出了第二款产品的概念版,这次的技术信息点是L4级别自动驾驶;接下来一段时间,证明技术的落地性与可实现性将是拜腾最重要的事情


  拜腾预计明年完成C轮融资,第一款车量产后考虑IPO


  毕福康分析中国有四大优势:最为庞大的市场、丰富的资金、中国速度,以及政府支持


  6月12日,宣布完成一汽领投、宁德时代参投的B轮5亿美元融资的第二天,在上海喜马拉雅中心,拜腾拿出了第二款产品的概念版。

  当这款车驶上台前的时候,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它的激光雷达——不同于传统激光雷达“头顶大锅”的形象,这款名为BYTON K-Byte的三厢概念轿车颇具美感,与整车设计协调。


  不得不说,拜腾CEO毕福康、总裁戴雷这样的汽车圈“老司机”深谙挑逗行业的“点”。


  继49寸中控大屏后,拜腾以这一瞄准L4级别自动驾驶的概念车成功的在当晚刷了屏。


  在车顶配备的BYTON LiBow弓形激光雷达系统,在模块中集成了前视和后视激光雷达,可对车辆周围环境进行360°无死角全景扫描。车身两侧的后视摄像头下方,配备了可伸缩的BYTON LiGuards侧方激光雷达系统,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可向外扩展确保行车安全,在人为驾驶和泊车场景下会自动收缩。拜腾的激光雷达系统还可以根据不同的使用场景点亮,对行人起到提示作用。

15105645a70d1325745434.jpeg

  拜腾BYTON K-Byte

  目前,拜腾正在与自动驾驶技术公司Aurora共同开发L4级别的自动驾驶方案,双方计划在2020年底共同打造一个达到L4级自动驾驶能力的原型车车队,并对这些车辆进行测试,为量产做好准备。在中国,拜腾也在和包括百度在内的企业合作。

  与此前发布的SUV概念车BYTON M-Byte Concept一样,新的概念车依旧基于拜腾为电动车打造的具灵活性、可兼容多种车型、尺寸和动力总成配置的平台——BYTON智能EV平台打造。

  在6月13日的CES展上,拜腾的两款概念车也进行了展出,引发了诸多关注。在一片称赞中,也有质疑者与批评者。

  比如就有人质疑:拿出一款2021年才能量产推向市场的产品,显得“太作秀、太忽悠”。而对于毕福康而言,接下来一段时间,证明拜腾不是在忽悠,也成为了重要的事情。

  正如第一款概念SUV拿出来之后,有诸多人质疑超大屏的安全性。于是在此后每一次的活动上,无论是毕福康、戴雷,还是拜腾的任何一位高管,都会非常耐心地反复讲解大屏的安全性。

  在6月12日的发布上,毕福康甚至花了将近20分钟详细说明。重点则是:这款大屏将100%量产、满足车规级安全标准、不影响驾驶人员注意力、安全气囊设计合理——在方向盘屏幕下方。


  由此可见,证明第二款概念车将不仅仅是“概念”也将成为拜腾下一阶段的重点。


  但想要证明新亮点——自动驾驶的靠谱,要比证明超大屏的靠谱难得多。

  在自动驾驶领域,需要突破的节点太多,且激光雷达、摄像头等传感设备目前都没有稳定的、高质量的车规级产品。且在软件算法、智能交互等方面,目前拜腾只是展示了落地应用的场景,还没有展示更多的技术细节。

  虽然仍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但最近在一汽与宁德时代两大投资方的“加持”下,拜腾显然成为了新造车企业中最受关注的一家。

  显然,B轮融资的顺利完成,让拜腾解决了目前关于“钱”的问题,也让南京工厂可以顺利往下推进。36氪在南京看到,拜腾的试制车间已经完成,部分样车已经下线,并且准备送往南京进行碰撞测试。

  关于拜腾获得投资的背后故事,以及未来在这一个过程中融资的时间节点、发展规划,36氪与拜腾联合创始人兼CEO毕福康进行了对话。

151059512a98f404d59036.jpeg

  拜腾CEO毕福康(左)、总裁戴雷(右)


  以下为专访对话整理


  36氪:拜腾与宁德时代在什么时候敲定的B轮融资,并达成意向的?

  毕福康:其实,拜腾之前一直在找电池生产方面的合作伙伴,在与宁德时代持续几个月的探讨后,我们最终决定与宁德时代建立合作关系,由它为我们生产电池并同步推进电池技术的发展。

  现在,宁德时代越来越国际化,并逐渐成为国际电池技术领域的领头羊。为了推进电池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宁德时代需要进一步了解汽车厂商的侧重点及创新发展方向,同时,也需要优秀的合作伙伴助力他的发展,拜腾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是互利共赢,我想这一方面也是他们给我们投资的重要因素。


  36氪:之后拜腾在其他投资伙伴的选择方面,会不会考虑与传统产业链的伙伴合作?

  毕福康:当然,我们会寻求对拜腾感兴趣、拥有足够资金实力并有良好业绩收益的企业。其次,我们计划在明年展开C轮融资,以拜腾进行试生产时间为节点。截止到目前,拜腾大部分投资者是中国公司,所以我们希望在C轮融资过程中有更多的国际化公司参与,所以C轮更看重国际化合作伙伴。


  36氪:拜腾之前想在2020年进行IPO,但IPO(首次公开募股)是一个成本或代价都比较高的融资方式,那么拜腾是如何考虑IPO节点和拜腾整体发展节奏?

  毕福康: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准确的时间点,IPO需要企业运转成熟,需要有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所以拜腾努力的方向是使整个业务具备可持续性。针对我们而言,在第一款产品在明年年底量产后,在2019之后才会考虑这个事情。


  36氪:冯长革(拜腾创始人兼联席董事长)讲过他跟您的创业故事,您之前曾经拒绝过与他见面,您当时对于新造车有哪些顾虑?在最初沟通的三个小时里,你们双方达成的的共同点和最大的争议点分别是什么?

  毕福康:其实,当时我在宝马的工作非常不错,暂时没有跳槽的想法,而且我并不太了解他到底想要什么,所以最开始拒绝了他。

  而冯总第二次约我,和我说一很多关于建立这个公司的细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开始觉得好像他的想法跟我有了契合点。

  第三次见面的情况很有趣。他约我的时候我正在度假,因为一直工作繁忙,于是我跟冯总提出了“最好假期结束之后再来谈”,但他马上问我:“你在哪里?”然后专门飞到意大利的湖区,在湖边的餐厅与我长谈三个小时,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当时他谈了很多实质性的内容,包括我们要做的电动汽车、价格要亲民、定位要高端,用户界面要清晰等。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有一些争议,大家对于互联网汽车的理解还是不太相同:我个人觉得没有办法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就把车给造出来。所以当时我就告诉他们,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即使是互联网汽车或者电动汽车,它本身还是一辆车,一个车要造好需要三年的时间。而且我告诉他们:这个代价会非常的高,耗资要超过10亿美金,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和我一起来做的话,我可以让它成为现实。

  但是当时我还是有一些担忧:我可以帮助建造这一家公司,我也可以担任领导,并且我也有能力把它做成全球化的企业——但是我有两个弱点,第一个我不会说汉语,第二个两年之前我对中国并不了解。也是在这个时候,冯总就提到一个既会说汉语,又非常熟悉中国市场的人,这个时候戴雷(原英菲尼迪中国区总经理,现拜腾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就加入了进来。当然创业还是经历了一些起起伏伏,但是我们一路走来,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


  36氪:您觉得最困难的时候是在哪个阶段?您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毕福康:当你选择从头开始建立一个公司,最开始只有理想和想法,但是没有实质进展的时候是最为困难的。这时的你需要说服所有的投资者来给你投资,这本身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技巧,而且我觉得把自己从一个员工的心态转化为创业者的心态,也是最大的一个不同。

  过去,作为一名员工,有其他高管来做决策,你只需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可以领薪水,但是作为一名创业家,你要负责所有的事情,包括组建团队、筹资、代表公司发言等,不管好的还是坏的,你都要承担所有的风险,所以说当时很多时候我晚上睡不着觉,因为确实特别困难,但最后我们还是挺了过来,而且越来越好。

  虽然今天的我还是时不时的睡不着,但是原因已经完全不同了,基本上都是因为时差的问题,或者在飞机上想自己的发言等兴奋的睡不着,现在感觉睡觉也成为了一个奢侈。


  36氪:您提到最初并不了解中国市场,从不了解中国市场到熟知中国市场,您在这个过程中的变化历程是怎样的?

  毕福康:为什么新的企业非常适合在中国建立,因为我了解到中国有四大优势:

  第一,中国有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市场,汽车产销量达到了3000万;

  第二,中国拥有一片创业的热土,在这里有非常多的创业家随时准备把自己的资金投入到新的企业当中,并且愿意承担风险;

  第三,中国速度。你离开上海、深圳、南京等城市,一年之后再回来就发现已经变化很多,但是如果在我的家乡——慕尼黑,虽然我很爱自己的家,但是一年之后发现几乎没什么变化,所以中国速度是非常惊叹的一点;

  第四,中国有非常强大的政府支持。中国政府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未来发展愿景,也提供政府的支持和意愿,

  所以这四点优势让中国发展非常迅速,也让中国技术成为未来发展的领头羊。当然除了很好的愿景外,中国还有非常强大的执行能力,比如说雄安新区的建设,政府会专门划开一个地块来做智能出行的试点,但是假如把这个想法拿到德国,大家认为你是疯子;如果拿到硅谷,大家认为很有意思,但是只有在中国才能真正的落地。

  另外德国人非常严谨,我们做一个计划,就必须要严格的遵守,但是中国就更加的灵活,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点不适应,后来也意识到灵活代表更多的机会,你的计划是可以变化的,你做的一些决定也是可以更改的,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优势。


  36氪:如果让您给过去一段时间的工作打个分,您会打多少分?

  毕福康:目前,我在公司有两个角色,一个是CEO,主要侧重于公司的领导和发展,另一个是CTO,主要侧重于技术研发,从技术的身份切换到能够筹资和做公司战略领导的身份,我觉得很好。而且,我是一名德国工程师,我们的思维方式从来就是少说多做。

  截至目前我所有的承诺都实现了,我也不想要改变。所以不是我来评判自己的工作表现,是他人来评判。


  36氪:您现在比较满意过去一段时间的公司发展,对吗?

  毕福康:对,我挺满意的,但并不是百分之百满意,如果是百分之百满意,就意味着你骄傲了、懈怠了,那么公司就会停滞不前。但是你永远都有进步的空间,你不可能百分之百都满意,你需要保持一定的发展潜力。

  但如果就我们过去两年发展取得的成绩来讲,我觉得这肯定是一个成功的故事。


  36氪:目前车企都在往电动化和智联化大趋势下转变发展,那么在产品逐步趋同的情况下,一个公司成功的重要因素是什么?

  毕福康:我觉得产品肯定会趋同,但是需要时间,毕竟大家的起点都不一样。对于传统车企来讲,他们都希望尽可能维持以往的汽车项目,他们不会轻易选择进入到全新的领域,但是我们是一家创业公司,我们的思维模式和业务模式都是全新的,所以进展速度就会比他们快很多,比如说我们可以在2019年实现量产,但是对传统车企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

  除此之外,拜腾要打造车轮上的智能终端,不仅仅是提供全新的技术,更加体现全新的思维方式,比如消费者可以随时进行软件升级,每个月都有全新功能得到升级,这样的商业模式不是传统车企可以实现的,要转变已经固化的思维方式是非常困难的。


  36氪:您如何看待像蔚来这样的企业,他们给拜腾带来压力了吗?

  毕福康:你最近肯定也听到有关蔚来产品交付延迟的信息。其实,拜腾一直都不追求做“最快”的那一个,但是我们要做“最好”的那一个。

  作为一个高端全球品牌,不仅要有中国市场,还要有美国和欧洲市场,蔚来可能专注于中国相对高端的市场,所以我们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另外,同为创业者,我尊重每一个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上的对手。

相关阅读
已有
 
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团购报名
*姓名
*手机
 意向
精选图文
本周本月热点新闻
关于网站
申请友链 联系方式
招聘信息 隐私条款
网络营销 分站合作
关于我们
帮助导航
服务中心常见问题
积分兑换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手机应用
常用工具
汽车报价车型对比
品牌查询商家地图
购车工具咨询低价
联系我们